<cite id="misrm"></cite>
<rt id="misrm"><meter id="misrm"><p id="misrm"></p></meter></rt><cite id="misrm"><span id="misrm"><delect id="misrm"></delect></span></cite>
<font id="misrm"></font>

<u id="misrm"><tbody id="misrm"></tbody></u>

    <b id="misrm"><form id="misrm"></form></b>
  • <rp id="misrm"><meter id="misrm"><p id="misrm"></p></meter></rp>
    <ruby id="misrm"><menuitem id="misrm"><p id="misrm"></p></menuitem></ruby>
  • <tt id="misrm"></tt>
    <ruby id="misrm"><meter id="misrm"><p id="misrm"></p></meter></ruby>
  • 江湖秘本《军马篇》下篇

    论老人
    大器晚成休道晚,长江有水任鱼游。不特财源广聚,自然到老生光。
    言晚福,安稳如山。论财禄,长江似水。福寿绵长安乐处,丁财并进又康宁。
    晚福更高儿女肖,晚景又盛妻妾贤。花迎丽日高低放,气逐香风远近闻。
    退去灾殃无别意,展开心事有余宽。财来恰似南山火,一阵高时一阵红。
    过尽前途十八滩,任君随意挂高帆。高处绿杨堪策马,条条好路透长安。
    只宜再纳兰姬,子嗣定然有见。视南山之寿比,乐有嘉宾。
    贺北海之筹陈,欣多命子。无处无誉,层楼直上,到处皆亨。
    态罴许其入梦,璋兆宜男。又赋小星之庆。大谋九就皆如意。
    万紫千红气象新,老骥倘怀千里志,枯桐空抱五材清。
    论小孩
    根深不怕,树大何愁。理幼而学,壮而行。如月初升,光朗可爱。少须藉椿萱之福,然而啾唧多端。
    亦可跨龙附凤。无荣无辱。以度时光。
    论命宫
    命逢驿马,非为性静。
    嗟日落兮,灵椿早谢,歌月朗兮,萱草长荣,嗟椿树之悲,喜萱堂之水(指丧父)。
    父母应得延年,可喜萱并茂(指父母全)。
    堂露冷,叹椿树之早凋,萱草悲秋,得王孙而抱憾(指丧父母)。
    萱花先谢,椿树长年(指丧母)。
    纵使椿萓遐龄,定然要奉邻家香火,以免幼年啾唧。
    纵使椿萓遐龄,于雁行中,不免折翼(指兄弟不全)。
    虽高年之福荫,尤有小厄相惊,幼藉二亲之福,依然两暗三光。
    椿堂先叙,椿草长荣(指父死)。
    幼须前人之福。然而啾唧多端。正是南岭种梅北岭秀,纵然遇险保呈祥。
    先难后易,大耗守财。财轻义重,来固多,用亦不少。
    若问天伦,椿丧萱茂,论少年,不过镜花水月。
    到晚景福份齐大。必主刑伤早见。椿萱难耐老。
    论田宅宫
    卜遗业之有限,自创置之丰隆。壮岁平常衣禄,晚年乐享田园。
    田宅带何星,能守能兴。他日田园广置,厦屋渠渠。堪为预上。
    祖荫有些余积,可以无饥。
    更不知他日良田万顷,饲宇维新。
    祖业虽然甚丰厚,少年自创必兴隆。
    论财帛宫
    财帛值何星,自系挥金如土,义重如山。
    少得何星宿照度,异日必然财生大道,实藏兴焉。可创过万之世界。
    财帛值何凶星,早财难聚,如有何吉星同垣,异日定堪创业。自创更丰于上代。
    又须早岁勤劳,晚年必一番作用。少年未能如意,他年获利从心。
    财帛值天空,财多反复,喜得金匮同垣,他日定然创置。异日可卜季伦之富润屋也。
    惯取市缠之利,必然旺处生财。
    不作文章高手,定为市井班头。
    虽乃攀桂无缘,而许生财有道。黄卷无缘,勿以诗书求显达,经营有道,须从商贾觅生财。
    论迁移宫
    出外何方,大利何方。不宜迁居。
    连日架薪,以金木生活为合。何吉星守垣,邮门遇贵。来往咸亨。
    但何同度,上落舟车,仍宜谨慎。
    一笔扫开云汉路,三秋直上广寒宫。
    论官禄宫
    吉凶混杂,生平起跌殊多。衣禄有余,异日锦衣轻裘。而居富厚,乘肥马,而掌军权。
    犯何,诗书正路无缘。
    衣禄人间多有,勿向诗书争荣辱,宜从市井逞英雄。
    若敌手持七寸管,也应才冠六钩弓。
    名登龙虎榜,身列凤凰池。
    诗书难谋,武力定膺爵禄。
    何星缠扰,求利胜于求名。
    若市井营业,定卜生财有道,必获大利,面团团作富家翁。
    官阶远大,禄自丰饶,端木才能,亿屡中,陶朱事业,富堪求。
    欣际会,而荣登政界。逢巧遇,以立奇功。
    论福德宫
    心有慈祥,安人济众。福份齐大,虽乃早岁勤劳,晚景安逸。
    论少年,不过镜花水月,到晚景,福禄五全。
    福自身修,德建自然名立。
    论疾厄宫
    带何星星宿,宜戒牛太血毒物,以免不测之灾来。
    喜得何星,吉星照度,自是避凶化吉,履险如夷。
    带何星宿,勿入风月之场,勿贪意外之缘,生平宜谨慎,恐有意外之虞。
    防口舌之侵,疾恙不沾,无忧沉痀之苦,永无害及其身。
    可以逢凶化吉,转祸为祥,保无隐疾侵身。
    虽有小恙,亦无大碍。宜请金水字边先生医理。
    须防病从口入。
    论夫妻宫
    孟光系贤妇,不读诗书识礼义。常存闻范识规模。喜官星透出,受得好夫。
    印临子位,食神显露,亦庆亨佳儿肖子之荣。
    持家有法,妇道精乖,上能和,不能睦。
    女命身弱,主性纯粹温柔,夫贤子旺。魁罡性格多聪慧,迭迭相逢掌大权。
    盖以女命以夫子为用,其杀为官混,到底有精神。
    在家尤利父母,出阁琴瑟调和。
    晚年安乐,自在优游,不用劳心,而衣粮自足,无须劳,而家道自成。
    金水司令而相生,火土乘时而相助,金水若相逢,必招美丽客。门庭吉,人物倍安宁。
    泪酒香腮,闺帏寂寞,独杀成权,人有权术,非凡本领。
    子女双生曾报兆,鬼鸡齐唱竟呈祥。
    齐妇含冤,孟姜长城之哭破,二人齐到东山坑,同看红日照东明。
    父母之丧,丧事不免,枭印夺食,难免花开花落之恨。
    未得枝枝挺秀,儿女之债,花果不一。
    女犯伤官格外嫌,带印煞重,须防夺子。合多定损贞名,女犯伤官福不真。
    无财无印守孤贫。如在有财兼有印,好为有衣有禄人。
    花开花落无常定,月缺月圆又一轮。
    乙木者,花果之木也,藤萝之缘,牡丹之形,依玉树而临风,附古木而生香。
    论子女宫
    好花不结因连雨,玉镜无明为久尘。
    春至花无影,云深月不明。
    丹桂经霜成晚子,碧桃遭雨结花迟。
    久寒草不秀,雨久花未荣。
    桃花贪结子,只恐五更霜。
    难免卜商之苦,东败于齐。杨业大会沙滩,威风八面。
    石榴有子花应结,宝鸭与香烟怎生。
    一夕偷花人铲草,虹霓初现雨梢晴。
    论奴仆宫
    遭何星,任用宜择人,方能得力,切勿尽心相托,以免因人而累已。
    有受主敬宾强之义,无强奴欺主之虞。
    必须济以因,临以威。怀恩畏威,自无反侧之虞。
    堂上一呼,堂下百诺,颐指气使之效,呼聚喝散之权。
    生平虽享,自代其劳,待婢如意,仆役从心,指挥如意。
    论兄弟宫
    许昆仲而带何星宿,也无孙庞之意,亦无姜家大被同眠。
    连枝同气,鸿雁成群。
    何星拱照,应卜王氏三槐。
    所嫌何星,只论何家两凤。
    上得兄力,下得弟缘。
    伯牛之叹,亦有相求相应,关张之盟,算来如女如足。
    论父母宫
    金木相朝,明珠出海,中岳有气,额广颧高,晚年好景,此为相之得宜,品行端方者也。
    五官端正,三停相配,眼有神,眉有彩,三才相对,六府均合。
    双眼睛有彩,双眉之色有气,是有贵子添生,乃有福之相。
    可惜金木相冲,故而先受折挫烦绪也。
    手相八卦不陷,三纹分明,终是有权,亨财帛丰厚也。
    为人纯厚,交游中,有春皓月之奇,谈笑间,有桃红柳缘之趣。
    性格英明,品行超群,心灵性敏,义气惯人,此君定是魁梧客。
    貌原非丑,其人当是小丈夫。
    人品忠直,无屈曲之心。貌如桃李之姿,心存慈悲之念。
    食神生财,定立一生之衣禄,米粮丰厚,可一生之衣褖无亏。
    官星得命,平生衣禄有余。
    元辰,本为人,宽洪布德,刚断英明,胸藏大志,作事超群。

    江湖秘本《军马篇》上篇
    茗彩登录